热播推荐 热播推荐
国产主播 中文字幕 日韩无码 动漫精品 极骚萝莉 强奸乱伦 童颜巨乳 高潮喷吹 激情口交 绝美少女 首次亮相 欧美极品
小说美文 小说美文
暴力虐待 学生校园 玄幻仙侠 明星偶像 生活都市 不伦恋情 经验故事 科学幻想 Gif动图
性奴训练营————酷刑征服美熟护士长
2020-03-15 17:33:45
第一章       序曲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&nbs

秋天的天气真是说变就变,一整天都红日高照,到傍晚的时候忽然刮起阵阵凉风,很快天就阴了下来。街上的行人匆匆赶路,似乎一场大雨很快就要来临。


丁梅办完交接班手续,又到各个病房里巡视了一圈,一切正常,这才放心地整理东西,準备回家。


脱下白大褂,换上得体的深蓝色西装套裙,脱下轻便合脚的护士鞋,换上黑色的半高跟皮鞋,立刻,整个人的形象气质一下子就转变了。


办公室西墙上有一面镜子,大约只有一尺见方,丁梅换好衣服以后忍不住站在镜子前面照了一下,镜子里映出的,是一张端庄秀美的脸庞,虽然眼角有了些许的鱼尾纹,但是反而增添了几分自信优雅的熟女风韵。一个四十七岁的中年职业女性,正是人生中最成熟最饱满的年龄,不是吗?


走出办公室,反手轻轻把门带上,一抬头,便看见一对五十来岁的中年夫妻笑容满面地迎上来,其中那个胖胖的中年妇女一上来就抓住丁梅的手,一连气地说道:“哎呀丁护士长,我就知道你还没走,都等了你半天了……我都打听好了,你今天不值晚班,今天说什麽也不能再让你走了……”


旁边黑瘦的中年男子也附和着说道:“是啊是啊,丁护士长,这次你就别再推脱啦,送礼你不收,吃顿便饭总可以吧?我们家老太太都说啦,如果这次丁护士长再不赏脸,她就要亲自上医院来请你啦……”


丁梅认出来了,这是前几天才出院的一位老妇人的女儿和女婿。那老太太七十多岁,性格有些孤僻挑剔,很不好伺候。她的女儿,就是眼前这个胖胖的中年妇女,说话极其尖酸刻薄,横挑鼻子竖挑眼,一连骂哭了好几个小护士,最后还是丁梅亲自出马,以中心医院内科病房总护士长的身份,亲自爲患病老人输液、换药、测量体温,凭借着精湛的专业技能,和蔼可亲的笑脸和话语,以及纯洁高尚的人格魅力,成功地化解了一场医患危机,赢得了同事和患者的一致尊重。


老太太出院以后,专门让儿女给丁梅送来了锦旗,还趁人不备偷偷塞给她一个大红包。丁梅收下了锦旗,红包却坚决不收。老太太的儿女们过意不去,屡次提出要请丁梅吃饭,丁梅也总是以工作忙没时间等理由婉言谢绝。这不,老太太的女儿女婿今天打听好了丁梅不值晚班,提前就在办公室外边等着呢。


丁梅参加工作二十多年,像这种患者家属出于感激请客送礼的情况,早已经司空见惯了。患者的心情可以理解,但是自己心中的原则也必须坚持。所以,面对着中年夫妻诚挚的邀请,她也微笑着报以真诚的回应:“大姐,你们太客气了,你们的心意我收下了,不过,我今天真的有事……”


胖妇女抢着说道:“丁护士长,你就别再推脱啦,我早就打听好了,你今天不值晚班,再说了,也就是吃一顿饭的功夫,你就是有再重要的事也耽误不了的……”


丁梅还想再说话,忽然挎包里的手机铃声响起。掏出一看,正是儿媳妇肖雅打来的。按下接听键,里边传来一个清脆悦耳的女子的声音:“妈,天要下雨了,我这还有点事要处理,可能需要十五到二十分锺,要不你先在单位里等我一会,我忙完了再去接你吧……”


挂断电话,丁梅对胖妇女两口子一摊手:“大姐,我没有骗你吧?今天是真的有事…………我先走啦,再见!”说着背好挎包,转身向走廊另一端走去。


胖妇女不甘心地追了两步,沖着丁梅的后影大声喊道:“丁护士长,要不就改在明天晚上好不好?”


丁梅回转身,微笑着沖她们摆了摆手:“替我给大娘带个好!”  说完就加快了脚步,生怕那夫妻俩又追上来缠住她不放。


一出医院大楼,扑面吹来一股带着湿气的凉风,吹起了她的裙摆,吹乱了她的秀发,令人精神不由得一爽。


丁梅犹豫了一下,想回办公室拿雨伞,可一想回去正好会碰见胖妇女两人,又免不了要客套一番,太麻烦。抬头看看天,估计这雨一时半会儿也下不起来,于是迈步下了台阶。


按照平日里的作息时间,丁梅下班后就自己直接开车回家,但是在前两天,丁梅在倒车的时候,不留神把车尾蹭花了一大片,现在正在4s店里补漆呢,所以,这两天丁梅的上下班,都是由儿媳肖雅顺路接送的。


肖雅工作的保险公司离丁梅工作的中心医院不远,大约有一站地的距离。做爲新进门的儿媳妇,肖雅跟丁梅的婆媳关系相处的非常和谐,既是婆媳,也是母女,有时候还像是亲密无间的姐妹。


站在医院大门口,略微思忖了一下,丁梅给肖雅发了一条微信:“别来接我了,我去保险公司找你”,然后就迎着扑面的凉风,沿着人行道向西而行。一站地很近的,比晨练慢跑的路程短多了。比起医院里纷杂忙碌的日常工作,能够在凉风里心无旁骛地行走一程,也算的上是一种别样的清閑了。


十五分锺以后, 已经可以清晰地看见远处保险公司的办公楼了,也看见了楼下停着的那辆红色的骐达小轿车。


丁梅刚走到轿车旁边,就听见一阵“咯噔、咯噔”的高跟鞋声,随即,一个长发飘飘、长腿黑丝的美貌女子急匆匆地走了过来,正是丁梅的儿媳肖雅。


肖雅一边打开车门一边说道:“妈,不是说好了我一会去接你吗?怎麽自己走过来了?幸好这雨还没下……”


丁梅一边打开车后门坐进去,一边笑着说道:“你不知道我这一天有多乱,脑袋都大了,刚才走了这一趟,心里别提多清亮啦。”


这时候风又大了,空气中的湿气也越来越重。肖雅啓动汽车,正要拐入正道,忽然,一个人影急匆匆地跑了过来,跑到车前再看,原来是一位面色焦急的少年,大约十七八岁年纪。少年一边拍打车窗玻璃,一边急促地叫着:“肖雅姐……肖雅姐……”


这少年肖雅认识,是她一个老客户的儿子——高小飞。


说起和高小飞是怎样熟识的,还要从他的妈妈,四十岁的阔太太韩燕说起。


肖雅今年二十六岁,在保险公司已经工作了三年,目前是公司的高级客户经理。因爲职业关系,肖雅经常接触到一些老板娘阔太太之类的大客户。前年在公司举办的一次客户答谢会上,她结识了热情泼辣的阔太太韩燕,并且通过韩燕的介绍,又结识了很多高端客户,这样一来二去,两个人也成了无话不谈的好姐妹好朋友。


这高小飞是韩燕的独生子,就在附近的一所重点中学读高中。去年肖雅过生日,韩燕叫上几个闺蜜,专门爲她举行了一次生日宴会,就是那一次在宴会上肖雅和高小飞认识了。


那时高小飞虽然只有十六岁,但是身高已经将近一米八0,长得也很英俊帅气,加上他头脑精明伶俐,嘴也特别甜,一口一个雅姐叫的别提多亲热了,所以肖雅对他很有好感。


现在马上就要下雨了,高小飞又是一副十分焦急的神色,肯定是有什麽要紧事发生了。


肖雅赶紧降下车窗,探头问道:“怎麽了小飞,有什麽事吗?”


高小飞急急地说道:“肖雅姐,你能帮我一个忙吗?”


“什麽事?”


高小飞焦急地搓着手:“王磊的奶奶病的不行了,家里来电话让他赶紧回去,可是天这麽晚了,又要下雨,已经找不到公交车了,王磊急的直哭,肖雅姐,你能不能辛苦一趟送他回去?”


王磊?肖雅一下子就想起来了,那是高小飞的同学加好朋友,他的家庭也是通过韩燕的介绍而成爲了她的保单客户的。这男孩性格跟高小飞有很多相似之处,留着小平头,很讨人喜欢。


“哦,是这样啊……王磊现在在哪?”


“就在前面街口等着呢!”


肖雅回头向丁梅望去,似乎是在征求她的意见。丁梅点点头:“先送他们去吧,咱们又没什麽要紧事。也不知道时间早晚,我正好跟你做个伴。”


肖雅点点头,对高小飞说:“赶紧上车!”


高小飞急三火四的打开车门,一眼发现了后排座位上的丁梅,不由愣了一下:“……您是……”


丁梅沖他微笑着点点头:“叫我阿姨吧。”


汽车啓动,驶上正路,开出不远就来到一个路口,那个叫王磊的少年正在那等着。王磊上车以后,肖雅提高了车速,红色的骐达小轿车在饱含湿气的晚风吹送下,一路向西而去……



驶出十多公里,轿车右转拐上了一条岔路,然后在王磊的指引下,又走上了一条乡间土路。三拐两绕,颠颠簸簸,不知又走出来多远,终于来到一片绿树葱笼的果园门前。


这时候天已经擦黑了。


王磊说:“到了。”就跑下车去吃力地扳开了破旧的栅栏门。


肖雅探头望望,疑惑地问道:“你家就住在这里?”


王磊解释道:“这果园是我爸承包的,一家人都住在里边,管理起来方便。”


肖雅没有再问,将车直接开了进去,沿着一条杂草丛生的甬道,向果园深处驶去。


或许是因爲天黑,或许是因爲对熟人的信任,她根本就没有注意到,在她车子后面,悄悄闪出一条黑影,随即,两扇栅栏门无声无息地关上了……


驶出一百多米,前方黑幢幢有一所大房子,隐隐有灯光透出,门口似乎有两个人影在等候着他们。


“三叔……”王磊下了车,向两个人影迎了上去。


“怎麽才来啊,赶紧进屋吧……”两个人影中的一人应道,声音有些沙哑,似乎不是本地口音。


丁梅忽然觉得不大对头。这黑森森的果园里处处透着诡异,她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,对肖雅说道:“时候不早了,咱们赶紧回去吧!”


肖雅也觉得心里发毛,用力点了点头,赶紧挂档倒车,只想尽快离开这个地方。


“既然来了就进屋坐一会嘛……”两条人影早已迎了上来,一左一右堵在两侧车门处,其中一人更是伸手拉开车门,干脆利落地把车钥匙抢在了手里:“进屋坐一会再走嘛!”说着抓住肖雅一条胳膊就往车外边拉。


肖雅终于明白眼前的处境有多麽凶险了,尖叫一声“放开我!”,用力一甩胳膊挣脱了那人的手掌,同时试图跳下车逃跑。


但是那人身手更加敏捷,一把就将她扯了回来,另外一人这时也迈步过来,两个大男人一人攥住她一条胳膊,不由分说架着她就往里走。


“你们想干什麽?!……”丁梅高声叱喝着跳下车来,扑过去援救肖雅,冷不防一条强有力的胳膊突然从后面勒住了她的脖子,将她拖倒在地……


“……来人啊……救命啊…………”肖雅高声尖叫起来。刚喊出一声,一团臭烘烘的破布就塞进了嘴里。她拼命挣扎,却哪里是两个大男人的对手?就这样脚不沾地地被架进了大房子里……


房间里极其空旷,似乎是一间废弃的库房。两名大汉脚步不停,架着肖雅一直疾行到库房一角,推开一扇小门,沿着台阶一路向下,穿过大约十几米长的一条隧道,进到一个房间当中。房间里没有窗户,四周是灰色的水泥墙,显然这里已经是地下了。


房间里居中坐着一个光头纹身的大汉,此时站了身来问道:“搞定了?货色怎麽样?”


两名大汉把肖雅往地上一扔,其中一个答道:“还真他妈不错!长腿黑丝超短裙,那叫一个漂亮!一开始还以爲是高小飞这小子没见识过美女,信口胡吹呢……”


肖雅被摔的昏天黑地,这句话一传入耳中,登时脑子里“轰”地一声:“……高小飞?……难道高小飞跟他们是一伙的?设了这样一个圈套把自己骗来的吗……天哪…………”


光头大汉薅住肖雅脖领子把她拽起来,就着灯光仔细打量了一下,顿时两眼就放光了:“嗯,不错不错,确实够漂亮!” 说完忽然扭头问道:“怎麽胖虎和于斌还没进来?是不是出了什麽情况?”


“来啦来啦!……”随着一阵杂乱的脚步声,两条大汉连拖带架气喘吁吁地把丁梅弄进了地下室里。昏暗的灯光下,丁梅秀发散乱,衣衫不整,嘴里塞了一团破布,手脚也被绳索胡乱的缠绕捆绑起来,此刻正一边拼命挣扎,一边发出惊恐而愤怒的“唔唔”声……


把丁梅往地上一扔,名叫于斌的瘦高个抑制不住心里的兴奋,抢先说道:“老大,这回可真是赚了!不光是抓回一个水嫩水嫩的大美妞,还搂草打兔子,捎带手抓回来一只肥母鸡!好鲜好嫩啊!哈哈,真是赚大了!!!”


“哦?真是太好了!老子最喜欢的就是慢炖肥母鸡了!”光头大汉兴奋的脑袋都发亮了,两步跨过来,一把薅住丁梅的头发把她拉起来,贪婪的目光在她脸上胸脯上骨碌碌来回打量,忽然就呼吸急促起来,忍不住脱口赞歎道:“卧槽!真是极品啊!这回咱哥几个可有的享受了!!!”


于斌旁边的胖虎气喘吁吁地说道:“身材相貌确实没得说,都是极品,就是性子有点烈……”说着呸地吐出一口浓痰:“我们哥俩把她弄进来,可是费了好大劲!你看我这手,就是让这老母鸡给挠破的!……”


光头大汉名叫大威,是这个团伙的首领。此时嘿嘿一阵冷笑:“嘿嘿,温顺的小绵羊有什麽意思,性子烈的,玩儿起来才够味嘛!……”说着直起身来吩咐几个手下:“把这两个贱货扒光了,捆到那边椅子上去!”


几个家伙一拥而上,不顾婆媳二人的拼命反抗,几把撕烂了两人的衣裤,分别结结实实地捆在了两把椅子上。


这是一种很痛苦也很屈辱的捆绑姿势:先把人按坐在椅子上,两只胳膊反拧到背后,牢牢的捆在椅子背上,然后再把两条腿分开上抬,膝盖以及脚踝部位,也被死死绑在椅子的两边扶手上,这一来,整个下阴就完全暴露出来了。


丁梅虽然已经四十七岁,但是保养的极好,身上几乎没有赘肉,雪白丰腴,真的像极了一只脱了毛的肥母鸡。


肖雅正是好年龄,身材火辣,肌肤细腻柔滑,在灯光下反射出牛乳一般的光泽。


婆媳两人有一个共同特点,都是波霸豪乳,又大又挺,肖雅的乳房略小,好似两只倒扣的白瓷碗,但是特别紧致,弹性极好,胖虎忍不住狠狠捏了两把。


丁梅的乳房与肖雅的不同,又大又白又软,就像两个热乎乎刚出锅的大馒头。


两人的下阴也有所不同。肖雅的阴毛又多又黑又亮,因爲两腿被强制分开,两片阴唇也微微张开,露出里边粉色的嫩肉。而丁梅的阴毛相对要稀疏一些,微微有些卷曲。两片阴唇明显比肖雅的阴唇肥厚,顔色也深一些,看上去,就像一个掰开的白馒头,里边露出两片暗红色的嫩肉,两片嫩肉中间,是一个微微翕动的桃园洞口……


瘦高个于斌忍不住伸手抠进肖雅的嫩穴当中,用力搅动了几下,然后把沾满液体的手指放进口中滋滋吸吮了一番,然后又伸进丁梅的下阴中搅动几下,也把手指放进嘴里细细品味了一番,连连点头赞歎:“好逼好逼!都是好逼啊!不光看起来美,味道也真他妈骚啊……”


大威走上前来,伸手将丁梅嘴里的破布掏了出来。极度的羞辱惊恐,加上拼命挣扎,使丁梅脸颊涨红,却苦于不能张嘴叫喊,此刻破布一被掏出,立刻迸发出一串尖利的嘶喊:……你们是干什麽的!……放开我……救命啊……快来人啊……


大威不等她喊完,一把伸出左手薅住丁梅的头发,然后抡起蒲扇般的大巴掌,左右开弓,狠狠地连抽了她十几个大耳光,边打边恶狠狠的骂道:“贱货,我让你叫个够!”


丁梅的叫喊声一下子被噎了回去,随着大威手掌的挥舞,她白皙的脸颊风摆柳一般左右摇摆,登时就红肿了起来。


大威还不肯罢休,顺手抄起一把大钳子,左手托起丁梅的下巴,狞恶的说道:“喊够了没有?信不信我把你的舌头拔下来?”


丁梅一下子就被镇住了,拼命向后仰头,想摆脱大威的巨掌控制,嘴里发出惊恐的低叫:“………不,不要……不要………”


在一旁的肖雅,看见丁梅被打的惨状,吓得几乎没晕过去,死死咬住嘴唇,喉咙里发出惊恐至极的低声呜咽……


大威满意的点点头:“乖,这才像话嘛,只要你乖乖的听话,我就不会打你,明白吗?”


极度的屈辱和恐惧令肖雅浑身颤抖,拼命的点头,发出压抑的低声抽泣声,像狼爪下弱小的羔羊……


随着一阵脚步声,高小飞和王磊匆匆跑了进来。高小飞一脸喜色,对大威说道:“大哥,这两个骚货怎麽样?还满意吗?”


大威拍拍他肩膀:“小飞干的不错!以后就跟着我混吧!”


高小飞喜不自胜,与王磊一齐连声说道:“多谢大哥!多谢大哥!”


肖雅几乎没晕过去。天哪,他们真是一伙的,自己竟然是被两个小屁孩给骗进了狼窝了……


肖雅不知道,这高小飞虽然只有十七八岁,但是自小娇生惯养,骄横成性,从上小学起,就是班里的小霸王,逃课、打架、欺负女同学,无所不能,老师都不敢管他。上了中学以后,更加变本加厉了,不光学会了抽烟、喝酒,赌博,还纠集了王磊、赵锐等六七个捣蛋鬼,结成团伙,到处惹事生非。如果不是他老爸花钱疏通关系,他早就被学校开除了。


高小飞最喜欢看的就是《古惑仔》系列电影,向往着自己有朝一日也像那班无法无天的黑社会一样,在社会上呼风唤雨,横行霸道。前段时间,一个偶然的机会,他认识了王磊的表哥于斌。这于斌以前也是本地一个有名的流氓混混儿,因爲斗殴致人重伤,潜逃外地好几年。最近又悄悄地潜回本市来了,还带回来几个黑道同伙。高小飞听于斌吹嘘在外这几年打打杀杀的黑社会生涯,心里十分羡慕,就提出要加入。于是于斌带着他和王磊去拜见了自己的老大,就是那个光头纹身的大汉——大威。


这大威原来是k省大毒枭龙哥的贴身马仔,龙哥被警方剿灭以后,大威四处流窜,纠集了老赖,刘东,于斌,胖虎等几个亡命徒,以抢劫绑票爲生。


大威从十五岁就在道上打拼,后来跟随龙哥东砍西杀,练就了一身实战功夫,更因爲心狠手辣且身上背负着几条人命,所以顺理成章地成爲了团伙老大。


团伙里的其它几位成员,也个个身手不凡,打架斗殴,投毒撬锁,无所不能。这几个家伙有一个共性:都是色中恶魔,每一个人都是玩弄女人的行家里手。


老赖:32岁,姓赖,也是个无赖,爲人阴险残忍,鬼点子贼多,做事只求目的,不择手段,最喜欢做的就是酷刑虐待女人,美女一旦落入他手,必定生不如死,美女的一声声惨叫哀嚎,对他来说是极大的享受。


刘东:性格极其变态,精通各种虐待调教女人的花招,最擅长的就是狗奴调教,再高傲再矜持的女人也会在他的威逼诱导之下,放下自尊,慢慢变成最下贱的母狗。


于斌:28岁,外号大种马,性欲极强,拥有二十厘米的超级大鸡巴,精通各种口交乳交肛交等技巧,不知有多少高冷女神在他的身下被征服,在极度的屈辱中被操的淫水泛滥,高潮连连。


胖虎:24岁,典型的腹黑男,喜欢兽交,善于诱导美女与公狗公驴交配,可以短时间内驯服家畜,让它们与美女如同情侣一般默契,达到水乳交融的境界。


以大威爲首的这个流氓团伙,在于斌引导下流窜到本地,结识了高小飞和王磊。高小飞想加入,于斌告诉他,按照道上的规矩,想加入黑道,要先交“投名状”,也就是要爲团伙做一个大的“贡献”。


高小飞明白这个道理,于是跟于斌说,自己有一个熟人,是一家保险公司的客户经理,叫肖雅,很有姿色,绝对的美女,自己垂涎已久却一直没有得手。现在正好借这个机会,把这个肖雅姐骗过来,给各位老大接风泄火。


于是,经过一番谋划之后,肖雅被骗进了事先选定的荒僻果园里,随即又被强行绑架到了幽暗阴森的地下果库里。令几个家伙欣喜若狂的是,不仅抓到了一个绝色美少妇,同时还抓来了肖雅的婆婆,一个极品熟女护士长,这次真的是赚翻了…………